5.23腎臟關(guān)愛(ài)日 | “腎”機勃勃,健康生活!

    發(fā)布于:2024-05-23

    文章來(lái)源:[中文]九強生物






    / DR.STRONG /


    2015年,中國宋慶齡基金會(huì )首次倡議在全國范圍內設立“腎臟關(guān)愛(ài)日”,并將日期設為每年的5月23日(諧音“我愛(ài)腎”)。



    腎臟疾病在我國確實(shí)是一個(gè)嚴重的健康問(wèn)題,每年造成數以百萬(wàn)計的死亡。中國慢性腎臟病流行病學(xué)調查顯示:我國18歲以上的成年人群中慢性腎臟?。–KD)的患病率為10.8%;據此估算,我國CKD患者將達到1.2億例。由于腎臟強大的代償能力,慢性腎臟病的診斷率很低,高達90%的患者不知道自己患有這種疾病,致使直接進(jìn)入難以逆轉的后期腎病的行列,給患者帶來(lái)較大的痛苦。


    下面,請跟隨強博士一起了解一下腎臟這個(gè)重要的器官吧!





    腎臟功能


    腎臟是機體重要的排泄器官,也是重要的內分泌器官,其功能主要體現在:

    1. 泌尿功能(最主要功能):排泄機體產(chǎn)生的各種代謝產(chǎn)物,調節體液平衡;

    2. 內分泌功能:通過(guò)分泌腎素、內皮素和促紅細胞生成素等生物活性物質(zhì)參與機體的新陳代謝。

    因此,腎臟的好壞和我們機體健康息息相關(guān)。




    腎臟結構


    正常成人有兩枚腎臟,位于腰部?jì)蓚群蠓?。腎臟的基本功能單位是腎單位,每個(gè)腎臟由一百多萬(wàn)個(gè)腎單位組成。每個(gè)腎單位由腎小體和腎小管組成,腎小體主要發(fā)揮濾過(guò)功能,其中的腎小球更是濾過(guò)的主力軍,而腎小管則主要發(fā)揮重吸收的功能。任何結構的損傷都會(huì )對我們腎臟的功能產(chǎn)生影響。




    腎病檢測標志物


    (一)常規檢測

    常規腎臟損傷標志物主要有尿總蛋白(UP)、肌酐(CRE)、尿素氮(UREA)和尿酸(UA),這幾個(gè)項目也是我們體檢必有的項目。

    • UREA:常用的腎功評價(jià)指標,當腎功能下降到50%時(shí)才明顯上升,易受腎外因素干擾。

    • CRE:常用的腎功能評價(jià)指標,當腎功能下降到正常人1/3~1/2時(shí)才明顯上升。

    • UA:嘌呤代謝產(chǎn)物,是診斷痛風(fēng)的最佳指標。

    • UP:當腎小球的濾過(guò)功能、腎小管的重吸收功能或兩者同時(shí)出現損害時(shí),如大于150mg/24h,稱(chēng)為蛋白尿。


    (二)早期腎損傷檢測標志物

    常規項目由于對早期腎損傷敏感性不足,在反應腎臟功能上常存在一定的滯后性,因此需要一些靈敏的檢測指標,幫助我們在早期發(fā)現腎臟異常,以便及早開(kāi)始治療。胱抑素C(Cys C)、視黃醇結合蛋白(RBP)、α1微量球蛋白(α1-MG)及中性粒細胞明膠酶相關(guān)脂質(zhì)運載蛋白(NGAL)這些指標在反映早期腎臟功能損傷上有明顯優(yōu)勢。

    Cys C

    ①血樣:與腎功能損害程度高度相關(guān),是反映腎小球濾過(guò)率的理想內源性指標;

    ②尿液:尿中Cys-C水平基本不隨24h晝夜節律的變化而發(fā)生改變,是反映腎小管受損非常敏感的指標。

    RBP

    ①血樣:可作為腎臟、肝臟及營(yíng)養狀況等疾病的輔助診斷指標;

    ②尿液:與腎小管間質(zhì)損害程度明顯相關(guān),可用于監測病程、指導治療和判斷預后。

    α1-MG

    ①血樣:α1-MG增高提示腎小球濾過(guò)率下降,降低提示肝炎、肝硬化等實(shí)質(zhì)性疾??;

    ②尿液:是腎近端小管損傷的標志性蛋白,也可反映腎移植的排斥反應。

    NGAL

    是一種新的急性腎損傷(AKI)早期診斷標志物,適用于ICU重癥監護,還可以反映腎單位受損的嚴重程度及判斷AKI的預后。



    九強腎功項目?jì)?yōu)勢


    ?? 為各種腎臟損傷的早期診斷提供全面的檢測菜單,滿(mǎn)足不同組合需求;

    ?? 尿液樣本自行留取,簡(jiǎn)便快速,真正做到無(wú)創(chuàng );

    ?? 膠乳免疫比濁法CysC、RBP、AMG、NGAL等優(yōu)勢項目具有優(yōu)異的試劑性能,血、尿樣本均可檢測,為臨床提供更全面的檢測信息,為診斷結果提供可靠保障。




    參考文獻

    [1] 府偉玲, 徐克前. 臨床生物化學(xué)檢驗[M]. 第5版. 北京:人民衛生出版社, 2014: 104.

    [2] 朱華芳, 黃娟, 陳光利等. ACR在糖尿病腎病診斷中的價(jià)值[J]. 臨床檢驗雜志(電子版), 2019, 8(4): 23-24.

    [3] 張欣,張治國.血清胱抑素C與臨床疾病關(guān)系的研究進(jìn)展[J].包頭醫學(xué)院學(xué)報, 2019, 35(11): 115-119,123.

    [4] 尹一冰,倪培華.臨床生物化學(xué)檢驗技術(shù)[M].北京:人民衛生出版社,2015:215.

    [5] 李萍, 薛邦祿, 徐維家. 尿視黃醇結合蛋白在早期腎損傷中的診斷價(jià)值[J]. 國際檢驗醫學(xué)雜志, 2013, 34(22): 3005-3008.

    [6] 楊恒, 張潤生, 胡亞蘭. 血、尿NGAL早期診斷心臟外科手術(shù)后急性腎損傷的臨床價(jià)值分析[J]. 國際醫藥衛生導報, 2019, 25(7): 1082-1085.

    [7] 周淑清,沈濤.重癥監護病房患者急性腎損傷的臨床調查[J].臨床薈萃,2012,27(11):943-949.

    [8] 劉榮鳳, 石巖巖, 欒海霞. 尿蛋白定性和定量及尿清蛋白與總蛋白比值臨床價(jià)值研究[J]. 現代檢驗醫學(xué)雜志, 2016, 31(6): 105-107.

    [9] 朱華芳, 黃娟, 陳光利等. ACR在糖尿病腎病診斷中的價(jià)值[J]. 臨床檢驗雜志(電子版), 2019, 8(4): 23-24.

    [10] 糖尿病腎病防治專(zhuān)家共識(2014版). 中華糖尿病雜志, [M]. 2014: 11(6): 792-802.

    [11] 尚紅, 王毓三, 申子瑜. 全國臨床檢驗操作規程[M]. 第4版. 北京:人民衛生出版社, 2015:225-228.

    [12] 施倩倩, 徐海燕. 尿微量蛋白檢測對移植后腎功能的診斷價(jià)值[J]. 國際檢驗醫學(xué)雜志, 2011, 32(1): 78-80.

    上下滑動(dòng)查看完整參考文獻



    END

    文章來(lái)源:九強生物

    責編:Echo

    校對:Cassie、Miss Bio